觸樂夜話:夜間行車與背景音樂

在熟悉的城市里,為自己安排一段陌生的旅行。

編輯陳靜2022年06月22日 18時30分

觸樂夜話,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、鬼事、新鮮事。

小羅老師欲言又止

由于長時間坐在辦公桌前打字,我的頸椎和腰椎一直不太好。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小區樓下的正骨醫院就成了我的生命之光、欲望之火,平均每個星期都要光顧一兩次。但是后來,我和室友搬去了通州,每次去正骨醫院往返至少2小時,再加上等待和治療的時間,一個下午都稍顯不夠。

這直接導致我每周只能在周末去一次,一旦去就要花上一整天時間。如果不小心出門稍晚,或是當天等待治療的患者很多,我回家的時間也會越來越晚——有好多次,我到家之后掏出手機一看,已經過了晚上10點,天早就黑透了。

假如說我在這個過程中有什么自娛自樂的地方,那就是,像這樣的場合,我更喜歡坐公交而不是地鐵。比起黑漆漆的隧道,沿途的街道和風景更能讓我體驗到“生活在此處”的感覺。尤其是周末,路上沒有交通堵塞之虞,從黃昏坐車到夜晚(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路程之長),看窗外的燈光一點點亮起來,一定程度上也彌補了我想要出門旅行的遺憾。

出不了門,翻翻以前的照片也可以望梅止渴

同一條路走得多了,陌生的風景也會變得熟悉。在常坐的幾條公交線路上,我已經把一些路段上的建筑、店鋪和景觀諳熟于胸:寬闊大街的沿線上,一些方形高樓林立在街道兩側,讓我想起在出版社工作時,一位教授在書里對它們的評價,“像一堆矮墩墩的印章”;從CBD往通州的路上,汽車開上高架橋,下方排列著汽車俱樂部、幾乎無人問津的創意園和大片大片的綠地公園——在看到它之前,我甚至不知道北京還有這么大面積的綠色。

還有一些風景不斷發生著變化。我嘗試著觀察街道兩旁的店鋪:餐館、花店、理發店、服裝店、便利店、洗衣店、地產中介……它們的招牌大多缺乏飽和的顏色,透露出一些歷久彌新的痕跡。在之前的幾個月里,它們之中有一些變了名字,有一些貼上了白紙,還有一些再也沒有燈亮起來。

我已經習慣于把家和正骨醫院作為起點和終點,每個星期在城市里漫游。在時間和換乘站允許的情況下,選幾條不同線路,搭幾趟不同的車,看一些不同的風景,說是苦中作樂也好,說是自我感動也罷,但它的確(當然也是我主動選擇的)為一成不變的生活添加了一點波瀾。尤其是最近幾年,出門旅行基本上只存在于我的頭腦里,朋友們訂了一次又一次旅行計劃,社交平臺和視頻網站推送了一批又一批出游推薦,但真到了出游的時候,又難免出現各種各樣的意外。

游戲里自然也有不少“觀光勝地”(圖是別人截的,但因為實在好看,我一直保存在手機里)

既然是旅行的替代品,那就再把它打扮得精致一些吧!最簡單方便的辦法自然是戴上耳機,打開音樂軟件,有無數樂曲和專輯可以幫我制造出一個小小的、只屬于自己的空間,我喜歡的游戲音樂毫不意外地成為襯托心情的首選——陽光明媚時,我選擇“海島大亨”;烏云密布時,我打開“死亡擱淺”;路過高樓大廈,“女神異聞錄5”讓我想象它們或許也能成為印象空間;遠眺綠地和郊野,“尼爾”和“最后生還者”無疑與環境最為匹配;如果只想腦子放空徹底隨波逐流,就隨機一些小偶像的小甜歌,平時有些膩人的氣泡音反而能讓我放松身心。

我在視頻網站上關注了一些音樂類Up主,最近幾年,許多Up主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一些問題:為什么我們身邊總是充斥著“抖音神曲”,好歌都去哪里了?為什么人們不再愛聽新歌?他們總結了很多原因,其中一點是,流行音樂已經越來越多地作為其他娛樂形式的附屬物,人們會在電影、電視劇、游戲乃至短視頻中聽到它們,專心致志欣賞一首歌、一張專輯的時間卻越來越少了。

我音樂軟件里的專輯大部分都適合當做背景音樂

這件事情本身當然沒有對錯,我們可以隨心所欲,在任何時候聽任何自己選擇的音樂。不過我也承認,如果不是每周要為自己安排一段特定的旅行,我的確很久沒有認真聽一張專輯了。希望未來的某一天,我能有足夠的時間和耐心去做這件事——假如背景是在馬爾代夫海灘或是日本溫泉,那就更理想了。

0

編輯 陳靜

chenjing@chuapp.com

我只是一個路過的決斗者

查看更多陳靜的文章
關閉窗口